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不知道儿子被拐去了哪里

2020-08-17 22:19

“小时候我就知道我是被抱养的,我的亲生父母没钱养不起我才卖了我。”17日上午9时许,民警找到曾某时,曾某还在睡觉,当被问及身世问题,曾某说他理解亲生父母,但对于与亲生父母相见,民警不难看出曾某的排斥。而当得知自己是被拐卖而非父母卖孩子,曾某沉默了。“有点紧张。”曾某说。

中新网泉州8月17日电 (庄凌龙 杨煜煌)15年来,走在寻子路上的贵州籍何某已忘记一家人为此流过多少泪、失过多少眠、走过多少路。15间,从贵州被拐卖至福建晋江的曾某已长成了帅气的小伙子,时间改变了容颜甚至改变了乡音,但却始终改变不了血浓于水的亲情。

8月16日晚,何某及其多名亲戚来到晋江。8月17日上午,警方便带着何某等人找到曾某,安排双方认亲。

“曾某以前叫冲冲。”何某说,妻子在生曾某时很顺利,便顺口给儿子取了个小名,但还未正式取名,曾某便被人拐走。

晋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刘警官告诉记者:警方在早几年便对曾某进行了采血入库。今年何某所在的当地警方也对他和妻子进行了采血入库。上个周末传来好消息,曾某与何某夫妇的dna相吻合。

“那天的雨下得很大,真的很大。”黄小姐是曾某的表姐,曾某被拐走当天下大雨让黄小姐记忆深刻。曾某在外面玩耍,然后便没有回家,家里人四处寻找,菜市场一个路人说有人抱走了曾某,曾某当时一直在哭。“小时候冲冲很爱和我一起玩,经常拉着我的裙角叫我姐姐。”谈及往事,黄小姐不禁落了泪。

曾某被人拐走后被卖到了福建晋江一户曾姓人家。今年66岁晋江内坑镇内湖村曾老汉便是曾某在晋江的爷爷。

黄小姐说,为了找曾某,舅舅何某夫妇几近崩溃。家里的有关“冲冲”的照片都被收了起来,怕刺激到舅母,家里人也不敢在何某夫妇面前提到“冲冲”。

曾老汉看孩子当天给了对方1000元定金,而后还找人看了个好日子,又付给对方1.5万元抱回了孩子,便是现在的曾某。

“孩子,你还能听得懂我说的话吗?”见到儿子,何某迫不及待地问。而一旁已是一口闽南腔的曾某先是愣了一下,但很快两人用普通话愉快聊了起来。

“我记得家门口是一条水泥路,我和邻居的一个小女孩经常在那里玩。”曾某被拐当年年仅4岁,曾经的家给他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仅剩零星。

当日认亲现场,除了曾某亲生父亲何某、表姐黄小姐,曾某的亲哥、堂哥、姐夫、舅舅等亲戚都来到了现场。“听说冲冲找到了,我们都急着要见他一面。”黄小姐说,曾某的亲生母亲原本也要来见面,但因为不便才作罢。

“我们在来晋江前就商量好了,只要孩子好好的就好,未来看孩子的意愿,但也希望孩子可以跟我们回贵州看一看。”何某说。(完)

“我们是把他当亲孙子在养。”曾老汉说,曾某参加了今年的高考,已被泉州一大专院校录取,今年9月份即将入学。一家人在曾某的求学路上也花费了不少,小学四年级起便送曾某到私立学校接受更好教育,曾某初中和高中也都是在私立学校度过。

曾老汉说,大儿子在十几岁便落下病根成了驼背,2000年时候年已30岁的大儿子还没娶妻,为了传宗代,家里人便张罗着要抱养个孩子。

但对于何某来说,2000年5月8日是他和家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。因为当年年仅4岁的曾某被人拐走,从此曾某便成了家里人的心病。

而据随同前来解救被拐儿童的贵阳市南阳分局向警官说,曾某的真实出生年份是1995年而非曾老汉提供的出生证明上的1997年,出生证明上的父母也不是何某夫妇。

17日上午,在福建晋江内坑派出所会议室,何某终于见到被拐15年的儿子曾某。

“我找了好多人家,但是他们没有出生证,我都不要。”曾老汉说,没有出生证孩子便可能是拐卖的,家里也不想惹太多麻烦。2000年,一同村人称南安市水头镇有一夫妇想卖儿子,曾老汉过去看了一下,一个自称孩子父亲的男子称孩子的母亲在工地摔伤腿,养不起孩子所以才要卖了孩子,男子还提供了孩子的出生证明。

“火车站、车站我们都找过,一辆辆车找,一节节车厢找,但都没有找到。”何某说,当年一家人在贵阳市开一家米店,手头上原本有2万元要做生意,后来全部投入到找孩子中去,福建他们也来找过,但是人海茫茫,不知道儿子被拐去了哪里。

“我也没想到那出生证会是假的。”曾老汉说,看到对方有出生证他没有怀疑,他让对方手写了一张自愿卖孩子的字条,落款签字和孩子出生证上父亲的姓名一致,他便更深信孩子是那个男子的亲生儿子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