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记者 张林 文/图

2020-06-19 07:04

“7月23日早上9点多,我接到婆婆的电话,说是接到红石岩监狱一个联络员的电话,对方称白旭阳突然患病,已经送到西安市南二环的新安医院救治,让家属赶紧往医院赶。”25日下午,在新安医院,高睿紫告诉记者,当天接到婆婆的电话后,在西安北郊打工的她急忙打车往新安医院赶,“半路上我又接到婆婆的电话,说是丈夫病情严重,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,到10点06分的时候,再次接到电话,说人已经‘没’了,而此时距我接到第一个电话通知不到1个小时。”

7月24日,在白旭阳死亡第二天,红石岩监狱3名负责协调处理事情的工作人员赶到医院。据高睿紫讲,家属提出要见遗体最后一面,对方却一再表示根本不可能。早上8点到11点,在家属的多次要求下,经监狱方一名师姓(音译)工作人员请示监狱领导,最终在当天上午11点半左右,高睿紫和公公、婆婆以及其他3名亲属见到遗体。

“见到遗体,发现丈夫两眼怒睁、牙齿紧咬,从耳朵、后脑勺一直到背部都有大片淤青,这让我们对狱方所说的患病死亡的死因产生疑问。”高睿紫说,他们要求监狱方给出解释,并要求调取丈夫的住院病例和抢救时的监控视频,狱方表示随后会协调,却一直没有明确答复。

而据当天一同前往查看遗体的白旭阳的表弟白国雄讲,发现淤青后,他也问过狱方原因,但狱方根本无法解释。而且说起死因,刚开始说是脑梗,后来又说是脑出血,到最后又说是消化系统出血,到底是因何死亡没有一个确切的答复。

25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师某,对方表示已经下班不方便接受采访,约定26日上午联系见面。然而26日上午,记者再次联系师某时,其却表示如果想采访了解相关情况,需要先和陕西省监狱管理局联系开具介绍信,并前往黄陵红石岩监狱联系采访事宜,自己不方便回答相关问题。

昨日下午5时,高睿紫表示,经过3天的等待后,她和家人终于看到丈夫的住院病例。根据入院记录显示,7月19日,白旭阳在监区休息时,突然失语、右侧肢体运动功能丧失,大小便失禁,在黄陵当地医院做ct后诊断为脑梗塞,随后转入新安医院救治。“我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周二丈夫都住院救治了,监狱到周六才通知家属?说是患病死亡,为何背部有大面积淤青?这些疑问,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。”高睿紫称,虽然拿到了救治病例,但她仍然坚持做尸检来确定丈夫的死因。记者 张林 文/图

7月23日,对于40岁的榆林人高睿紫来说,是难以面对的一天。这一天,在黄陵红石岩监狱服刑的44岁丈夫白旭阳突然“没”了。而在半个月前,婆婆还接到白旭阳从监狱打来的报平安的电话,称自己一切都好,而且因为表现好,可能会减刑7个月。

由于对丈夫死因存疑,24日下午,高睿紫和家人向狱方提出了查看丈夫的住院病历,并要求查看监狱送院救治以及医院抢救时的监控,但师某却一直不予回复。

“人既然在周二已经送到医院救治了,为什么到周六才通知家人?而且在家人接到通知不到一个小时就死亡了?”高睿紫说,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,她赶到医院提出要见最后一面,却被告知不能见,“这于情于法都讲不通”。

高睿紫说,早上10点半左右,她赶到新安医院并电话联系上通知她们的联络员,要求见丈夫最后一面,但该联络员表示:“要见人根本不可能,必须拿死者的身份证才能见面。”而对白旭阳的死因,对方称是突发脑出血,而且人其实早在周二(7月19日)已经送到医院了。

“总是给我们说不可能,要请示领导,监狱方越推诿我们越觉得有问题。”25日,高睿紫表示,其实她们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要求查看病历、救治监控并找一个权威机构给丈夫做尸检确定死因。“如果尸检确定丈夫是患病死亡的,我们也认了,把人拉回去就处理后事,也不会给监狱找麻烦,但就这3点要求监狱方都一直给不了一个明确答复。”

据白国雄讲,44岁的白旭阳正值壮年,而且还是当兵出身,身体素质很好,2013年7月入狱服刑后,不论是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还是家人前往监狱探监,都没有提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,“突然间说患病,而且突然间就死了,这让我们这些亲属接受不了。”

26日中午,记者和高睿紫一同前往陕西省监狱管理局反映此事,该局干部管理科一位工作人员对反映情况做了记录,并表示下午会反映情况给相关部门进行处理。当天下午,高睿紫再次来到该局反映此事,仍未得到明确的答复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